• Dec 29 Sun 2013 22:24
  • 死。

這不是文章。這只是我最近的一些感觸,寫出來的。關於一些死亡的事情,可能會有些枯燥,如果承受不了沈重的文字,請經過三思。
如果點了,看了,覺著沈重。這,我不負責。


我曾問過我的阿姨一個奇怪的問題。
「妳希望有世界末日,還是沒有?」
「當然是沒有啊。」阿姨答道。
我淡淡的笑了下。
沒有錯或對。沒有標準答案。只是個純粹的疑問句。
並沒有肯定或否定,我只有開口–––––

「我啊......希望有喔。」


其實我對「死亡」並沒有很深的印象、感覺、或是接觸。
或許是因為從我有意識地看見這個世界上人類的醜陋開始,我不喜歡人類這種生物,我憎恨人類的存在。
同樣地,我是人類,我也憎恨自己。

我最後一次因為做了噩夢而跑去父母被窩中尋求溫暖的那個噩夢,已經記不清了,但我永遠記得它關於什麼。
窩在母親身邊,我的眼淚不停了流,被噩夢和哭泣逼得喘不過氣的我緊緊的拽著母親的衣服。
那晚,我夢見的是父母的死亡。

我開始思考「死亡」的意義。
生物生來就是得死,那為什麼要被生下來?
想著想著,我開始厭惡死亡,開始逃避周遭的死亡。

國中剛畢業。
表哥的朋友在高中畢業前一週因為車禍去世了。
當時的表哥在我們面前沒留下任何一滴眼淚。
並不是他無情。表哥真的非常堅強。
那是從國中一直到高中,陪伴了他六年的兄弟。我知道表哥很難受。
看到表哥朋友的照片,我哭了。
我看過他。我見過他。

當時我只希望這件事是假的。

很可惜,並不是。

在流下淚的瞬間,我了解到表哥的難受絕對是我的幾百倍、幾千倍。
我只是見過,短短的五分鐘;而表哥和他的認識,是整整六年。

雖然知道這麼想是不對的,但我希望我不要遇上這種事。
我知道自己不夠堅強。

但我還是遇到了。

在上高中的第一個聖誕節來臨前一週,我一個國小的同學過世了。
剛聽到的時候,感覺很不真實。
我和那位同學其實不特別熟,但我還是去了他的告別式。
看見他的遺照之後,我才哭出來。

回到家之後,我一邊準備早餐,一邊和阿姨閒聊著。
阿姨說,她還滿同意我的想法,我那希望有世界末日的想法。

「我啊⋯⋯希望有喔。」我這麼說。
「妳為什麼會那麼想?」
我看著酒紅色的夕空。
「雖然我沒有感覺過,但是吶,一個,又一個人離開身邊的感覺太痛苦了,不如一次大家一起死,倒痛快得多。一起死,我不會為人的死感到悲傷,也沒有人會為我的死感到悲傷,這不是很好嗎?」

之前的我這麼想。
現在的我,更是這麼想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弓佇黎 的頭像
弓佇黎

弓佇黎的部落格

弓佇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BE Fs♥夏凜霜
  • 是沒有沉重。

    但不解這篇文的意義。為什麼要寫
  • 不過是發洩情緒罷了,這種事是我一個人經歷,不認識同學的當然沒有這種感覺,所以我只有藉由文字發洩。
    讓我畫個畫寫寫字就會好的

    弓佇黎 於 2013/12/31 23:36 回覆